<ins id="pptdz"></ins>
<cite id="pptdz"><span id="pptdz"><var id="pptdz"></var></span></cite>
<cite id="pptdz"></cite><ins id="pptdz"></ins><ins id="pptdz"><span id="pptdz"></span></ins>
<ins id="pptdz"></ins>
<cite id="pptdz"></cite>
<ins id="pptdz"></ins>
<ins id="pptdz"><span id="pptdz"><cite id="pptdz"></cite></span></ins>
<ins id="pptdz"></ins>
<cite id="pptdz"><span id="pptdz"><var id="pptdz"></var></span></cite>
<cite id="pptdz"></cite>
<ins id="pptdz"><span id="pptdz"><cite id="pptdz"></cite></span></ins><var id="pptdz"><span id="pptdz"></span></var>

字號:   

富民才能真正強國

作者:韓康瀏覽次數: 日期:2010年10月28日 11:19

現在社會各方面都很期待,希望在“十二五”時期,對當前中國的三大課題——轉變發展方式、追求社會公平、深化體制改革,能有新的突破。應該從哪里著手?政府決策部門組織諸多領域的專家學者進行了集中研究,最終方案對以上三大課題都作了積極回應。
    然而,在“十二五”時期,樹立一種新的發展思維和發展理念,建立一種新的國家發展戰略,可能更為重要,這就是富民強國。
    強國富民和富民強國,看起來只是詞語排序上的差異,實際大不相同。強國富民絕非貶義,更不是一個壞字眼。計劃經濟17年,強國富民可能是執政黨不可避免的歷史選擇。當一個現代國家在建國時強敵環伺、戰爭威脅未消、工業化幾乎為零的時候,如果不先集中資源把國家力量做大、做強、做硬,恐怕其他的事情就很難辦。這種情況下,政府在“黃油和大炮孰先孰后”的選擇時挑選后者,是可以理解的。這種發展背景下的強國戰略,后來又被計劃體制進一步強化了。
    在國家集中配置資源并管控社會經濟活動的體制下,無論主持者的最初動因多么美好——計劃體制決非不關注民生福利,結果必然是國家力量的優先擴張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長期遲滯,最后則是老百姓再也不愿意為這樣的強國目標付出,甚至采取極端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
    改革開放,鄧小平同志提出了建設小康社會的戰略發展方針。這是一個革命性的改變。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在現代化發展思維方面出現了重大歷史進步,第一次把關注民生作為國家發展戰略的基點,一切以民生福祉為準則,一切以民生進步為判斷社會發展進步的尺度。事情確實發生了變化。改革開放30多年,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國家實力空前強大,老百姓貧困的帽子基本上被摘掉了。
    然而,強國富民的發展路子,具有很強的思維慣性、機制慣性和利益慣性,并沒有輕易離開政府的管理行為。計劃體制的頑固影響,進一步使這種發展路子在新的環境下以新的形式得以繼續延伸。
    改革開放30多年,中國大量積聚起來的財富主要集中在誰的手里?這個問題很難一下子說得清,但有幾組數字可供參考。2009年底,中央財政收入3.5915萬億元人民幣,中央所屬企業資本和利潤總額分別是22萬億元和0.9655萬億元,國家外匯儲備約合16.4萬億元,總計42.95萬億元——這應該是中央政府代表國家直接掌控的資本財富吧。同年,城鄉居民儲蓄和企業儲蓄分別為26萬億元和21萬億元。盡管這些數據遠不是國家財富和居民財富的全部,但至少可以清楚地告訴我們,二者完全不是一個等量級。
    根據經濟史的材料,當一個國家進入工業化高速發展,特別是進入重化工業加速發展的時候,資本積累與聚集機制發揮重要作用,資本壟斷的力量特別強大,國家也常常在這個過程中發揮特別重要的作用,乃至最終形成各種國家壟斷形態。在這個發展過程中,資本財富特別是壟斷資本財富的增長特別快,國家資本財富和國家掌控社會公共產品的規模也特別大。
    然而現在的問題是,無論如何中國已經度過了工業化資本積累和前期發展階段。按照國內學界一個比較認同的觀點,中國正處于工業化中期發展的后半段。目前,中國人均GDP超過3800美元,2010年第二季度,國內經濟總量超過日本……這一切都表明,我們已經有條件也有必要認真地思考一下從強國富民轉向富民強國的發展思路了。
    從“十二五”開始,在中央政府層面,富民強國的發展思路應該這樣操作:首先,把經過合理確定的國民收入增長指標放在第一位,擺在GDP增長指標之前。對完成這個指標的相關項目體系進行優先投入,并進行配套政策安排。之后,再確定以基本建設為主體的國家大項目體系的投入及增長。國家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調整的大盤子,也要相應按照這個秩序進行設計。例如,在“十二五”期間,可以把建立城鄉基本社會保障體系和醫療衛生改革兩件大事作為剛性發展目標,集中投入,按期完成,不再試點。同時,對中等收入階層和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進行較大幅度減稅,把國家對創新激勵的財力支持主要放給民營企業,政府壟斷經濟部門進一步戰略性收縮,積極擴大民營資本的市場競爭領域,以及其他有利富民的政策舉措。

    這樣的做法,可能會出現一個有爭議的現象,就是以基本建設為主體的國家大項目體系的投入及增長水平會有所下降。但這種下降是必要的,完全不影響國民經濟發展水準在新形勢下的提升。而這樣做的好處,卻可能成為增長方式和發展方式轉變的真正樞紐。在居民富裕水平大幅提高后,政府還可以找到更廣闊稅源、稅基,財政收入從長遠看不會受到損害。    從強國富民轉變為富民強國,這種轉變或遲或早總是要出現的。如果是出自政府的理性、自覺轉變,雖然體制內部矛盾多多,難度不小——主要是政府機構掌控大量投資和資源的權益損失,但看政治經濟大賬則是合算的,因為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不滿意目前的狀況——不滿意現在的財富分配結構,不滿意政府財富增長和自己實際福利增長的反差,也越來越不滿意政府對此的長期無能為力,那么,這種轉變就可能以另一種被動的方式進行了。

所屬類別: 黨建研究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地址:江蘇省南通高新區新世紀大道998號(原新金路34號) 電話:0513-86103850 傳真:0513-86512940 E-mail:tzjzzhbgs@163.com
Copyright © 2013 通州建總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蘇ICP備10078423號

pk10牛牛彩票平台